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-陕西

新闻、资讯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领导,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。从2000年成立以来,陆续实现了用中、英、法、西、德、日、俄、阿、韩、世界语10个语种11个文版发布信息,访问者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成为中国进行国际传播、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  

2014-07-28 11:54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
老鹤简介:   

老鹤,著名作家。其文学作品对中国传统文化多有涉猎。老鹤先后出版了《中华门墩石艺术》《中华炕头狮子艺术》《中华剌绣艺术》等美术学专著多部。近年老鹤为研究中国水墨画笔墨语言,涉足水墨画创作,其作品被国内外收藏界视为“鹤家枪笔”、“水墨杂文”。
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 
作家老鹤书法作品欣赏 - 中国网陕西 - 中国网陕西

 

大家评说老鹤

贾平凹(著名作家)

老鹤的画进步得令人惊叹,多有灵性呀又有想法.配的文字也好!

罗宁(著名画家)

观老鹤的画犹如读一段童谣充盈着纯真与天趣.在主观性非常强烈的墨彩交融中让人感到纯净酷烈的浪漫与不羁.

高 鸿(中国工艺美术大师)

老鹤是作家,他的文字为他获得了满满的口碑,但他的画不是文人画。他的画别开生面,特立独行,透着赤裸的真诚。他的笔墨喷张,人物棱角分明,血肉丰盈,筋骨外露,有刀凿斧劈之感。读他的画,你感觉在与他的灵魂进行交流。

更为难得的是———老鹤打通了文学语言与水墨语言的内在联系,使中国水墨画别开生面!
  


《老鹤说画》

文/老   鹤

 

作家都是“话痨”。闲话多过文化,这就是当下的作家。

作家,一个没事找事的职业。

而画家没有作家那么多自由。画家讲究“无法之法”,其实画家是挣不脱法度的。作家可以像某些低劣官员靠“拍脑门子”产生治理地方的大政方针,作家脑门一拍有了今天要写的文章《四菜一汤》。昨天作家晨起脑门一拍有了《看过一部外国电影想不起它的名字》。眼下的作家近乎于妄言与妄想,写作只是他们的一次妄行!

画家的语言是笔墨。笔墨语言犹如哑语,得用手,还得有脸上的五官配合表情。

作家沉郁的表情像婴儿,一出娘胎就有抬头纹。而画家都快乐,有房有车有俏佳人,还有用不完的闲钱!画家把脸上的皱纹都潜伏在画幅的线条当中了。有多少酷辣酸辛你在笔墨语言里都找得到。画家游冶在山水间,嘴里噙着烟斗。

诗人说:烟斗在燃烧,使我想起1840年的那场战争!

烟斗本来是古代画家的工具。在旅游敦煌时,许多人会发出:在洞窟里古代画匠画画,依靠什么光源照明?他们的油灯置放在地上看得见墙上的画幅吗?

告诉你,古代的敦煌画师们就把油灯噙在嘴上画画。

中国文化讲究寻根探源。你会追问:那些敦煌画师后来到哪儿去了呢?

告诉你:那些敦煌画师大半生噙着油灯画画,大半生烟薰火燎,不等老他们的眼睛就瞎了,被徒弟搀扶着走出黑暗的洞窟,拄着柴棍,踏上归回长安的道路。

习惯是残酷的,盲画师噙着个油灯走在寂寞的沙漠。是好心人将油灯改装成了烟斗,让盲画
师的归程不再寂寞。

常见有画家牛逼轰轰地噙着个烟斗扮酷。烟斗在局部成了某些画家的道具!尼玛,是噙在嘴上的油灯碗照亮了中国美术的前途,而不是烟斗。

站在图书馆门前的《思想者》雕塑面前,我把“为啥读书”当了问题思考。

雕塑中的男子托着腮邦呈现思考的姿态,很像得了牙周炎。我说:思考者是这样吗?倘若把托腮的手让他咬根手指在嘴边,我想那样会多些天真。

同行说:不能改,那是罗丹的作品。

我说:罗丹是哪路神仙?他管中国美术吗?中国人沉痛地在封建制度下生活了几千年,疼痛都刻在骨头上面,他罗丹知道吗?中国画家想上一次全国美展需要打通多少关节,他罗丹
知道吗?罗丹这幅《思想者》若是中国刘丹或任丹报送国展,肯定被“枪毙”!

《思想者》,一幅绝对不是主旋律的作品!

再往前走,前面是美术馆。

美术馆门前也有雕塑。雕塑中的小女孩手举花环呈欣喜状。

我说:这小女孩我在某次美术评比会见过她。迟到今天她才举起牌子。

同行说:也许她是在给我们这地方的美术在打分!

我说:她在告诉路人,画家可以成功,但笔墨每天都得从零开始!

美术协会的隔壁挂着“复印机厂”的牌子。

美术学院门前的广告牌上张贴着不知那个缺德的厂家的广告:年产五百部照相机。
 

为找一张宁静而又干净的画案,我钻进了树林。

书林里麻雀们在争吵。

白麻雀说:笔墨当随时代!

我说:那不就是把笔墨的诠释权交给了衙门!

黑麻雀抢嘴说:笔墨的诠释权永远掌握在收藏者手上。

我说,在收藏者眼里,你是彩色的,你像花花绿绿的钞票一样迷人。你自己相信吗?!

麻雀们哑了,树林归于宁静。

在画家自己心底里,永远都知道自己的画有多烂。永远都不满足,这是任何门类型艺术家的基本心态。

这道理我懂,老刘和老王都知道。

就说这些。

说多了我的烟斗就要熄灭了。
 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